返回

斩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20章 写材料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当啷啷一个木碗被丢在地上,碗里的稀粥撒了,木碗打着旋在地上晃悠。丢碗的朱常洛跳脚骂道:“朕哪怕被废了也应该封王封候啊。就算不是王侯,封个安乐公也行啊。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天天给朕喝稀粥,朕的肠子都变寡淡了。朕要吃御膳房做的饭菜,你们听到了没?叫你们的大帅来,快去叫。”

    朱常洛的喊声在景阳宫内回荡,几十号王公大臣被关押此处,吃喝拉撒要靠他们自理。这里是紫禁城最偏僻的宫殿。万历时期有一位王恭妃被皇帝冷落,便被丢在此处十年不能和儿子见面。这地方其实就是所谓的冷宫。

    现在冷宫的宫墙上写着几行大字,一边是‘坦白反思,改造悔过,重新做人’,另一边是‘上吊递绳,服毒给药,生死自理’。有这么几行字在,算是对这个地方定性了——这就是个劳改所。

    周青峰占领京城后就开始对这座帝都进行改造。清理清洁,整理整顿啥的不用提了。全城都被动员起来建立扎实的基层政权。首先是对人口进行统计,接着就是对平民百姓和官绅奴仆重新做工作安排。

    有冤的诉冤,有苦的诉苦,有仇的报仇。‘革命军’行政部在分化出公检法体系后,正式进化为国务院。整个公务体系为此忙的跳脚。

    方以哲等高官就被丢进了景阳宫,他们来此就发现这宫里已经有个编号‘001’的犯人,大明废帝朱常洛。方以哲来了也只能被编成‘002’。这么些人进来,当天夜里就有人上吊。管理此地的也是原本宫里的宦官,他们也就上报一声,把尸体运走算了。

    剩下不想死的,那就请每天写交代材料。比如方以哲就被要求详细写清楚自己身世来历,从政经历,官场见闻。而朱常洛也有类似任务,反正就是必须写写写。甚至有报社的人会来进行采访,做史料登记,各种刁钻问题多如牛毛。

    写了之后不算完,还要公示。公示无人表示质疑后方才算数。可绝大多数人是过不了公示一关,很多人写的东西自相矛盾,甚至是相互泼污水乃至吵架。一团和气?都已经沦落为阶下囚了,那是不存在的。

    一开始大家还乱写一气,可被关起来的大多是文人,一旦撕破脸皮就是相互攻讦。各种黑幕黑料层出不穷,‘革命军’有专门的人员对他们的交代资料进行甄别汇编,然后刊行天下。

    老百姓就通过这些官老爷之间的文章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的这么苦,才知道平日道貌岸然的所谓‘读书人’背地里干了多少肮脏龌龊的勾当,才知道朝廷寅吃卯粮早就撑不下去了。

    可被关在冷宫内的人员中,‘001’号朱常洛是个特例。他登基没多久,干的事也就是酒色淫乐。别人骂他,他也无所谓。他唯一的闹腾就是要待遇,要吃要喝还要女人。这一闹腾就是半个月,人是瘦了些,反而更精神更来劲了。

    方以哲在屋子内写交代材料,隔着门缝就能看到在外头闹腾的朱常洛。对那位废帝的动静,他已经懒得搭理,只一手执笔,心里默想今天写点啥。

    冷宫内的人大多很乖,因为家人还捏在‘革命军’手里。比如方以哲手边就有今天送进来的家信,信上讲述了目前方府的近况。

    方府内一百多号人被强行解散了。奴仆之类的恢复自由身份,适龄孩童全部去上学,成年人由‘革命军’给安排工作。目前城里事务繁杂,对服务人员需求极大,肯定有活干的。

    至于方府的财产田地全都没有了。‘革命军’只给了最基本的生活费,其他的就要他们靠自己的劳动谋生。这对于大多数官家少爷和小姐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几乎无人能适应。

    有人上吊了,有人携家带口的回乡,有人别别扭扭的当顺民。总之这是场浪潮汹涌的大变革,正在改变一切——而‘革命军’呢?正在大发其财。

    大量权贵被赶出自己的宅院,而这些宅院很快就有了新的主人。比如方府的宅院就挂了一块牌子,被改造成了‘革命军’公共安全部的办公场所。

    好些王侯的宅院由于占地大,房舍多,不是被改建成学校,就是成为医院。不少官宦子弟因为习文识字,正在被培训成教师和医护人员。大多数勋贵一辈子锦衣玉食,要死要活的哭上几天,等着肚子饿了就能体会到穷苦人家三餐无食有多凄凉,然后就乖了。

    看到家信中这些描述,方以哲是感叹不已。他干过好些年的大明首辅,甚是羡慕‘革命军’执政施政的痛快。他过去不管想干嘛,底下都是一堆人在掣肘。到最后就是政府什么事都干不成,只能等死。反观这‘革命军’,不管做得对不对,至少人家敢想敢干。

    对房产的利用,对人员的改造都非常重要,可这些事却不是那么引人注目,效果也不是立竿见影。而对于官员财产的查抄才是最吸引眼球的。

    家信中说,‘革命军’清点了府库仓储,没收皇宫,宗室,勋贵,宦官的财产,并且对大部分官员都进行了甄别审查,追剿贪污粮饷,房产田地。仅仅清查宫中几名大太监的家产就得银百万两以上,珠宝店铺不计其数。

    此外还有不少官员勋贵摄于‘革命军’的威风缴纳赎罪银子,有的几百两,有的几千两。如今半个月过去,新上任的部长马可世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把皇庄和太监清理完后,一扭头就开始收拾文管体系,仅三五天时间就搜出了一千多万两银子。

    按照报纸上的预估,整个京城的收缴额度将超过三千七百万两白银,一百五十万两黄金。‘中堂十万,部堂,京堂,锦衣七万五万,科道,吏部五万三万。乃至翰林也出二三万两。部属官吏俱被洗劫,勋戚之家则无定数,人财两尽而已。’

    方家也被没收了十几万家财,可方以哲看到家信中的描述反而有种痛快。他既心疼自家破败,口中又痛骂京中各家权贵,“活该,活该!当初让你们助饷,一个个都来哭穷,死都不肯出银子。现在来了个狠角色,一口气将你们的银子全数抢走。”

    三千多万两啊,三千多万哪!

    想起自己当首辅为筹银子的艰难,方以哲心里就不痛快。他立马想到自己今天要写什么材料了,就写写大明完蛋前那些权贵的丑态。写写这些人面对大厦将倾还半分力都不愿意出的愚蠢。“这帮家伙若是肯出钱,我大明也不至于败亡的如此之快。”

    思路一通,方以哲写的就快。他花了一上午时间洋洋洒洒写了份万言书,历数满朝文武干的蠢事,来表现他当首辅的不易和艰难。等快结束时,却忽然有人哐当一下推开了门。方以哲被吓了一大跳,抬头一看却是满脸是泪的朱常洛跑了进来。

    “方爱卿,你帮帮朕哪!”朱常洛几乎是扑倒在地上,抱着方以哲的大腿喊道:“朕登基也就一年,平日政务都是你处理的。有什么事,你就替朕认了吧。”

    方以哲感到莫名其妙,他这几天都避免跟朱常洛接触,因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位废帝沟通。再叫他‘皇上’显然不合适了,可叫别的似乎更不合适。

    “莫哭,莫哭,朱兄有啥事?”方以哲都一把年纪了,想了半天觉着还是叫‘朱兄’比较合适。只是朱常洛身材肥胖,他费尽力气也拉不起来。

    “那些反贼说朕不肯老实交代,刚刚把朕拉去批斗游街了。”朱常洛哭的凄惨,游街的过程更凄惨。这京城百姓都知道大明皇帝就跟自己住一起,可没谁见过。等得知‘废帝游街’,呼啦啦冒出来人山人海,就想知道皇帝老儿长什么样。

    等看到朱常洛一脸的痴肥呆傻,老百姓都觉着大失所望乃至愤怒。谁也没料到自家的皇帝竟然就是这等人,有人怒火中烧就把对过去悲惨生活的怨恨全发泄到朱常洛身上——一开始百姓还只是破口大骂,后来就是投掷烂泥石块,甚至有人想上来把朱常洛活撕分尸。

    朱常洛在深宫之中活了三十多年,当场被吓的嚎啕大哭,屎尿都出来了。等他好不容易回到景阳宫,看守的太监还警告他若是还不老实写材料,就再把他拉去批斗。

    “爱卿,救我。”朱常洛抱着方以哲的大腿不放,“这大明亡国,实在不是朕的罪过。所有政令皆出自于你,这朝中上下各种丑事也都是你的错,你就把这责任担下来吧。”

    方以哲身材干瘦,被朱常洛抱住几乎动不了。可听到这话,他当即腾的一下冒出莫大火气,脚下用力就把废帝给踢开了。

    大明朝一般有一个首辅,两个次辅。方以哲原本是作为次辅上位的,可因为万历怠政,内阁长期缺人。阁臣只有他一个人,于是这次辅也就成了首辅。所以朱常洛说政令皆出自于他,并没有说错。

    可现在大明完蛋了,日后史书必然要总结历史教训的。这时候谁敢轻易承担这巨大的责任?这要是一点头,史书上一写,必然是要遗臭万年的。

    方以哲把朱常洛踢开还不过瘾,点指骂道:“你这昏君,当年万历帝就看不上你,要立福王继位。我等朝臣力保才让你登基。可你身为君王不思革新,不近贤良,反而躲在后宫骄奢淫逸,沉溺酒色。我……,我要把你这昏君的所作所为写下来,让万世铭记。”

    朱常洛眨巴眨巴眼睛,似乎不敢相信方以哲竟然掉头咬他一口。可等他反应过来立马跳脚骂道:“你……,你这奸臣。朕好生对你,你敢写朕的坏话?你等着,你等着,朕也去写你的丑事。别以为朕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

    说完,朱常洛跌跌撞撞的摔门而去,跑向自己的屋子。方以哲原本是气急,可现在却是心凉。他暗叫了一声‘不好’,好像有什么事情变麻烦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