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19章 分别处置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待到隔日,方以哲一大早就起来。只是他起来后就发现自己起早了。

    大明朝的早朝相当变态,五点天不亮就要人起床去上朝,然后就在一堆繁文缛节中饿着肚子耗到下午两点。而且一年到头少有休息。从明初到明末两百多年,一直如此——正经的政务都没时间处理,这么胡折腾的作法真是神经病!

    方首辅一直惦记自己第二天还要去宫里,等醒来后方才想起大明已经完蛋了。新朝改了规矩,让他十点去。上午十点便是午时了。

    “午时啊,这可是杀头的时候,不是好兆头啊。”方以哲挠挠头却已经睡不着。起床后只能一直枯坐,他等到太阳升起后甚至还吃了早饭,方才慢慢悠悠的坐着轿子朝皇宫跑。

    此刻太阳高照,满大街都是前往紫禁城的官员。‘革命军’破城时有不少人为大明死节,可活着的人好歹还是多数。过去大家见了都热热闹闹相互见礼,可今天见了却都沉默不语。大家都是前途未卜,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等着自己。

    皇城内有朝房,各品级官员都有自己的位置。方以哲作为首辅,正式职位是东阁大学士,他办公的地方就在文渊阁。只是今天进了皇宫,所有官员就发现情况有了改变,新皇让人在皇极殿前的大广场上摆满了凳子,所有人都去皇帝面前报个名,随便入座。

    方首辅毕竟位高权重过,他一出场自然受人关注。虽然没人上来打招呼,却还是有同僚朝他拱拱手,不失礼仪。今天来上朝的官员大多换了寻常衣服,可也有人还把大明的官服穿了出来。有一名穿青袍的官员本走在方以哲面前,看到他后连忙让开,让他到前头去。

    青色和绿色是大明低阶官员官袍的颜色,方以哲不认识眼前这人。若是平常,对方让就让了,他顶多笑笑就走到前去。对方若是不让,他还要不乐意。可今天他不得不谦和一把,还是请对方先走。这小官僵持不过,也就领先一步了。

    一堆大官小官就这么排着队走到皇极殿前的广场。方以哲微微眺望,就看到队列前头放着把大大的靠背椅,有个年轻人正坐在椅子上笑哈哈的接受百官拜见。走在他前头的青袍小官忽然瑟瑟发抖,惊骇的说道:“糟糕,在下竟然穿着明廷的官服来了。”

    听到这话,方以哲在其后头都忍不住的一撇嘴。他心想这小官真是个糊涂蛋,这新皇第一次召见,竟然还有人穿前朝的官服,这不摆明是来找死的么?不过现在来拜见的官员中还真有好些人稀里糊涂穿了大明的官服,这会看别人都穿常服方才醒悟自己犯下大错。

    青袍小官明白这点后就想转身离开,可负责维持秩序的卫兵却朝他大喝,要其继续向前,不许乱跑。这青袍小官顿时满头大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的走到前头那张靠背椅前。他离着椅子上的年轻人还有好几米,就扑通一下跪下哭喊。

    “臣钦天监春官正戈承科拜见陛下。”

    靠背椅上的年轻人顿时大笑的招手喊道:“起来起来,要说多少次啊,我们‘革命军’不兴跪拜大礼。你这样跪我,我可以是要不高兴的。上前来。”

    青袍小官几乎是爬着上前,靠两名卫兵搀扶才起来。他到了年轻人面前就低着头,哆哆嗦嗦的说道:“臣一时糊涂,穿了过往的官袍前来。臣并非有意如此,还请陛下恕罪。”

    “哦,没什么大事。”年轻人一摆手,“你刚刚说你是什么官来着……,钦天监?”

    “是。”看这年轻人笑哈哈,青袍小官嗓子口的心方才安稳些,可还是手脚战栗。

    “你们钦天监前几年好像把日食给推算错了,闹出好大的笑话。”年轻人随口说道。

    青袍小官顿时跪地,磕头如捣蒜般说道:“臣学术不精,请陛下恕罪。”

    “先起来,先起来。你们学术不精是真的,所以要多加努力啊。不过我也可以理解,你们的知识体系太陈旧了,朝廷也不重视你们,自然难有作为。不过我们‘革命军’的教育部即将改组为科学教育部。你们钦天监全体留用,月薪提升十倍。以后好好干。”

    年轻人是大大的鼓励,并且给钱做定心丸。这今后可就是科学的春天哪!

    钦天监是干什么的?人家是搞天文和历法的。搞天文的人必须懂数学,还需要有良好的世界观和宇宙观。这是妥妥的高级知识分子。而且钦天监没啥油水,典型的清水衙门,想贪都没地方贪,出错了还要挨罚。

    对于这种纯粹搞学问,搞技术的部门,那自然是要多多给钱,大力发展的。明代官员的薪水可是出了名的地,底层小官甚至穷到要去借高利贷才能生活,加十倍也是可以承受的。至于穿错了衣服,那都不是事。

    青袍小官不但没挨骂,反而得了许诺,顿时喜不自胜,又跪地磕头谢恩。他笑着就向年轻人右手边走去,想着到后头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可那年轻人却喊道:“等等,去我左手边找地方坐。”

    左手边?

    这左右难道有区别?

    青袍小官不敢多问,便向左手边而去。

    方以哲看到这么个犯下大错的低阶官员都被轻轻放过,他心头的火花顿时又大了不少。他甩了甩袖子,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上前拱手行礼道:“臣方以哲拜见陛下。”

    方首辅低眉顺首,就等着这位年轻的大帅也以礼相待,甚至给与高官美差。可他低着头等了半天却没听到动静,忍不住稍稍抬头看了眼,就发现这位周大帅正拿着一本小册子翻来翻去。

    翻了半天后,周大帅不耐烦的问了句:“你叫啥名来着?我这本子上没你名字。”

    “臣方以哲。”

    “什么官呀?”

    “啊……?”

    看周大帅一脸的认真,方以哲觉着自己受到莫大的侮辱——我可是大明首辅啊,难道你们都不知道?

    周大帅……,还真不知道大明首辅是谁。他哪里在乎这个?就算有人跟他说过,他过一会就会忘记。

    “哦……,方以哲。”周大帅似乎想起来了,他挠挠自己下巴,说道:“你到右边坐吧。”

    方以哲愣了愣,预想破灭,只能乖乖的去右边坐。

    周大帅折腾半天,才见了不到两百人。他很快不耐烦了,就让卫兵帮忙,以他手里一本小册子作为区分。小册子上有名字的都坐到左边,没名字的到右边。

    结果左边全是低阶小官,人数乌央乌央的,主要是清水衙门和技术官僚。右边则是高官显贵和皇亲国戚,也有个上千。

    周青峰那电喇叭的法器都好久没用了,这次他又拿出来输入灵力当扩音器用。他大嗓门一喊:“好了,卫兵把左边的人领到内政部去登记。所有人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强化学习,学习通过者重新竞聘上岗,择优录取。至于右边的各位么,呵呵呵……。”

    周大帅的笑声让右边的大人物们有种大难临头的恐怖,叫人如坐针毡。他笑过后继续说道:“大明朝败亡在你们手里,你们是有责任的。按理说,我应该把你们统统杀光,反正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人,没干什么好事。不过我想想还是放你们一马……。

    不是因为我心善,我只是要你们把这些年的政治教训统统记录下来。还有把你们贪污的钱财都交出来,那些金银和土地都不属于你们。把这两件事做好,就写回忆录去吧。我允许你们安度余生,否则就只能抄家灭族了。简单讲,你们好日子到头了。”

    方以哲等人尽皆哗然,他们真的没想到这左边和右边的两拨人区别是如此之大。左边那些小官正在退场,得知这完全不同的待遇,也是一个个心惊——哗然之人一个个面如土色,神情灰败。心惊之人全都讶然低语,回头顾望。

    看着自己右手边的人群,周青峰眼中竟是蔑笑。他忽然盯住了坐在最前头的方以哲,伸手点了点说道:“我想起来了,你是大明首辅。

    你这一年来下达的所有政令都会出现在我的每日简报上。朝廷上都说你秉公直谏,力抗宦官。要我说,你就是个只会和稀泥的糊涂蛋。

    户部没钱,你解决不了;兵部无饷,你解决不了;百官无能,你解决不了;外敌入侵,你还是解决不了。你和你身后那些人都是典型的会做官不会做事,甚至不敢承担责任。所谓尸位素餐,指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被周青峰如此挪揄嘲讽,方以哲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却只能坐在个小凳子上发愣。周青峰笑完之后也对身后的卫兵喊道:“把这些人也送到内政部去登记,他们要被软禁一段时间了。此外接到通知却没来的官员,一律以‘反革命’罪通缉,不许放过。”

    受到这等处置,上千号高官显贵中竟然有人开始嚎啕痛哭。只是无人对他们表示同情,只因周青峰说的没错——大明朝就败亡在他们手里。

    等眼前的人群逐渐散去,周青峰端坐在自己的靠背椅子上沉声喊了句:“马可世。”

    “臣在。”看到过去一个个位高权重的朝廷要员被轻松夺去权力,地位和财富,马公公也是心有戚戚。过去他要扳倒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要费劲心思,现在他们只由周青峰几句话就全部完蛋了。

    这才是真正的权力。

    “王鲲鹏的安全部将改组为国家安全部。马可世,你在天津警察局的基础上,组建公共安全部。”周青峰从自己手边抓出一份厚厚的文档递出去。

    “这是徐冰给你们部做的规划,里面有你的权力和责任。收拾这些贪官污吏是公共安全部的第一个任务,把他们的油水都给我榨出来。”

    ‘革命军’的部长类似明廷的尚书,马可世不敢当场翻看手里的文档,却知道在警察局的基础上爬到顶点就是刑部尚书。

    马公公顿时心头火热——刑部尚书,咱家一个阉人竟然能当刑部尚书?!祖坟冒青烟了。咱家这辈子真是好,好就好在投降!

    (三七中文 www.37zw.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