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518章 方首辅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整齐的队列,雄壮的步伐,铿锵有力的口令,一个个步兵营列队在街道上走过。‘革命军’夺占京城后,刻意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入城阅兵仪式。除了步兵,还有特意挑选的高大骑兵,以及拖载炮兵的炮车也在道路上快速前进。

    值此满城惶恐之际,如此阅兵算是让人大开眼界。京城上至官员富豪,下至百姓平民,都知道‘革命军’很强。可究竟有多强,今天就可以真正感受一下。

    参与阅兵的都是一年以上的老兵,带队军官普遍服役两年且在洞天福地内进修过了。充足的营养和训练让士兵们的个头要比平常人普遍高五厘米左右。有些士兵正好处于青春期,吃饱喝足的话甚至会在一年内长高十厘米,增加十几二十公斤的体重。

    当这样一群人列队而进,街道上围观的百姓莫不惊叹。有些官绅从自己墙头院角暗中窥视,也被这钢铁之师吓的胆颤。

    方以哲方首辅昨天担惊受怕一整天,夜里听了隆隆炮声差点就要吞金自尽。可忽然有宫里太监来砸门,说是新皇要选秀女,他又犹豫了。

    昨晚方家上下一百多口都没睡,方首辅把自家妻女全部拉了出来挨个点评,甚至连夜认了十几个长相不错的侍女当义女,就准备送到皇宫里去碰碰运气。只是这天一亮,不等方首辅出门,就发现全城的大街小巷都有士兵把守。

    这些近卫士兵倒也和气,主动宣传‘革命军’军纪条例,表示绝不会为难百姓正常生活,并且告知了阅兵事项——这次入城阅兵可不是跑到**广场去。这会别说广场,连**都还叫承天门呢。

    为了扩大影响,周青峰下令组织几个步骑炮三个兵种构成的联队。好几个联队这一整天不干别的,就是在全城主干道上来回跑——展示形象,宣传革命,震慑宵小。

    这等专门给百姓看的阅兵还真不多见,老百姓都乐得有一番热闹。方首辅特意打扮了一番,换了身破旧长袍扮做个老书生上街瞧瞧——这一瞧可不得了,‘革命军’的士兵一个个高大健壮,腰板挺直,一身装备看着就值钱,不是明军那些可怜乞丐所能比拟。

    “这兵卒面色红润,面颊饱满,比戍卫宫禁的大汉将军还威武几分。难怪明军根本打不赢。”方首辅光是看个齐步走,就被那牛皮靴踩踏地面的脚步声震的心里发慌。“养这一个兵的银子够养个小妾了。”

    步兵经过,百姓就已经看得振奋,方知天下有如此强兵。只是步兵不算什么,等到后头骑兵策马上来,好些人都被吓的屁滚尿流,就差倒地痛哭。只因列队而进的骑兵不但甲胄齐整,那高头大马还是特别挑选出来的,特别的神骏。

    周青峰已经陆陆续续从果阿运输了大量阿拉伯马。有时候他甚至嫌穆罕默德等天方商人效率太慢,会主动跑到阿拉伯半岛,甚至是埃及去买马。跑远点虽然耗时,可这价钱便宜,货源更丰富,顺手还能再买点当地身娇体柔的‘土特产’。

    阿拉伯马的肩高在一米五以上,有些甚至能到一米六,马头扬起能超过一米八。其体格壮硕达到半吨,一匹壮马小跑着过来,地面都要震颤。而如果是成排列队,一两百匹奔涌而来呢?

    那可真是如墙而进,极具冲击力的一幕了。

    骑兵压着速度,跟着步兵前进。他们在马背上能超过两米多,完全俯视街道两旁的百姓。为了增加威慑力,他们还特意将寒光闪闪的骑兵刀抽出来,竖举在胸前。这模样既威武又霸气,难怪百姓被吓的要逃。

    方首辅看到这马队,两眼都直。在他看来古代的乌骓,赤兔也不过如此。可眼前却是一排一排的乌骓赤兔在眼前通过。当那些骑兵带着骄傲的姿态俯视,他甚至有种自惭形秽的错觉,当了好些年的大明首辅,位极人臣执掌天下权柄,却还比不上区区一名小兵。

    骑兵跟着步兵走,后头还有炮兵跟上来。拉火炮就不用阿拉伯马了,而是继续用耐力好的蒙古马。可一辆辆四轮炮车碾着地面隆隆通过,巨大的火炮泛着金属光泽。叫所有人都明白这就是沙场利器,战争之神。

    一个阅兵队列能看个五分钟,好些人看完之后不过瘾,惊骇之意尽去,兴奋之心上涌。先是不少孩童跟着队列追逐,接着不少年轻人也紧随其后观瞧。一整天的时间,城里过半的百姓都能亲眼领略一番这跨时代的强兵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街头巷尾热议沸腾,原本惶恐不安的城市立刻安定下来。

    对这阅兵,方首辅只觉着心头发凉。他贵为首辅,看过的军报不计其数。可别人说千百次‘革命军’的强大,也比不上这亲眼所见感受的震撼——现在想来,他谋划的那些抵抗策略完全是井底之蛙想着螳臂当车,可叹可笑。

    方以哲被这阅兵队列给震的脑袋发晕,昏昏沉沉的就朝家走。没走几步他就看到对面有一人也和他做相同打扮,仔细一看是户部尚书李汝华。两人对视一眼,下意识都想拱手问候,可这手就是抬不起来。两人默默的擦肩而过,都没了开**谈的兴致,形同陌路。

    这天下已经跟他们没啥关系了。

    回到首辅宅邸门口,方府管家牵着衣袍小跑的上前喊道:“老爷,‘革命军’来人了。还发了一份通知,说要您明个上午十点去宫里候着,等待新的任命。”

    新的任命?

    方以哲心头又微微冒起那么点小火苗,他连忙抓过所谓的通知,上头用缺笔少画的简体字,半文半白的写了简短的几行。他连蒙带猜,意思是让京城官员无需太过忧心,需要被处理的人员昨晚就已经被紧急逮捕,今天能接到通知的都不会治罪,且会妥善安置。

    逮捕?

    “昨晚逮捕了谁?”方首辅向管家问道。

    管家说道:“听说宫里有几个太监被抓了起来,都是按贪腐治的罪。此外还有些平日骄横霸道的勋旧国戚也被抓了,市井间也零零散散抓了不少人,罪名都各不相同。听闻是‘革命军’安全部早就在京城内安插了人手,过去一年都在查咱们。”

    方以哲听得心头颤抖。大明文人最讨厌的就是不在他们控制内,总是秘密办案当差的厂卫体系。他们几次三番的打击东厂和锦衣卫。这种打击从明初一直延续到明末。在各种文学作品和社会舆论之中,东厂提督都是大大的奸贼,绝不是什么好人。可现在看来……

    “新皇不但厌恶官绅,还亲近厂卫,这可不是我等读书人之福。”方首辅叹了之后,迈步回了家。他又问起一句,“昨晚宫里传消息说选秀女,后续如何?”

    “听宫里的人说,昨晚朝阳门破,革命大军从东而入。周大帅亲自带人杀进了紫禁城内,当时泰昌帝正要杀了后宫妻妾子女,却被大帅给拦住了。此外周大帅似乎真的对后宫嫔妃有意思,之前东厂的马可世马公公回来了,把万历帝的几名妃子都抓了出来。

    “荒淫,无耻!怎地如此饥不择食?”方以哲痛骂了几声,又说道:“可现在事已至此,我等也无奈,把昨晚选出来的人都送去吧。”

    “那其中可有您孙媳妇和重孙女呀。”管家特意提醒道,“这似乎有悖人伦。”

    唉……,方以哲一甩手,不做置评的走进了后宅。

    管家知道自家老爷这是不肯做决定,要把这事压到他的头上。他也只好叹了一声,安排马车把选出来的女子朝宫里送。只是送去没多久,管家又心急火燎的跑回来报告道:“老爷,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头,宫里要我们继续送。”

    “还送?”方以哲都要跳起来了,“我这都已经送了十几个了,还要送?”

    管家苦着脸说道:“宫里传出的消息,说今天一大早有个徐娘娘把马公公抓去臭骂了一顿,说他多管闲事。”

    “徐娘娘?”方以哲就知道大事不好,在可是后宫干政。

    “据说这徐娘娘能替大帅当半个家,手中权力可大了,堪比……,堪比老爷能在大明的首辅。”管家说的简单明了。

    “一介女子竟然有如此权柄。啧啧啧……,这徐娘娘又怎么了?”

    “‘选秀女’的消息传出来,昨晚就有人连夜朝宫里送人了。刚刚我送人过去时,宫里已经有上千待选的秀女。徐娘娘得知此事大发雷霆,可她却说干脆把坏事办成好事,要建一所京城学院,不但要从官员家选取女子,还要从民间挑选适龄男女入学。”

    从去年十月到今年一月,洞天福地内已经培养了一千名初中生,还将原本‘革命军’内部公务和技术体系内的人员全部深造一次。徐冰手下的人才储备获得由量到质的变化,这让她有一定的师资力量在天津办一所综合性的学院。

    当徐冰忙了一夜好不容易把全城稳住,到了皇宫内就看到周大爷居然在选秀女。气的她拔出刀子就追了周青峰二里地。周青峰百般解释都没用,被撵的到处跑。气归气,可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大量年轻女子也不能浪费了,徐冰干脆决定在京城也办个学院。

    “这京城不比别处,要稳住城里的官绅,也要好好改造他们。适龄男女要接受教育,旧官僚也要重新培训。那怕是不会再继续留用的,也要他们把过去的事全部交代清楚。”徐冰说这话时可是气势汹汹,“一定要他们老实交代,不老实的人连写回忆录的资格都没有。”

    (三七中文 www.37zw.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